福尔摩斯是如何探案的

福尔摩斯是如何探案的

你一定听说过福尔摩斯吧?他可是个大名鼎鼎的人物。夏洛克·福尔摩斯是19世纪末英国著名侦探小说家柯南道尔笔下的主人公,是一位才华横溢的大侦探。福尔摩斯自称“咨询侦探”,因为其他私人或官方侦探在查案遇到困难时常常向他求援。《福尔摩斯探案全集》讲述了福尔摩斯逐一侦破一系列困难、棘手的案件,终使这些疑窦丛生的悬案真相大白的故事。如今,“福尔摩斯”已成为名侦探的代名词。你可能会感到很好奇:为何在其他私人或官方侦探看来无从下手的案件,福尔摩斯却能成功告破?他的秘诀是什么?

福尔摩斯是如何探案的插图

让我们来看个例子。在“血字研究”一集中,眼看官方侦探的办案已走向歧途,福尔摩斯根据现场勘察,一语中的地指出,凶手应该是一名马车夫,循着这一推测,案件终被成功告破。福尔摩斯是怎样判定嫌犯为马车夫的呢?他看到案发现场门前马路上有车辙,但车辙零乱,说明马车曾处于无人看管的状态;从车辙到案发室内有两个人的脚印,而其中一个人的脚印是受害者的;一个要杀害同行者的人是不会让马车夫在作案现场门口等候,并在杀人后再坐同一辆马车离开的。综合这些线索,福尔摩斯推定,实施犯罪的人就是马车夫。

 

你可能已经明白了,成就福尔摩斯为一个侦探高手的,除他那敏锐的观察和超强的记忆外,更重要的是他那严密的逻辑推理。福尔摩斯的好友兼助手华生对他由衷钦佩和赞叹,说“他简直是一架用于推理和观察的最完美无瑕的机器”,“极为精密和灵敏”。

 

推理是思维的一种形式。它既与人脑对当前事物的直接反映(感知觉)不同,也与人脑对过去经历的保留与恢复(记忆)不同。思维是人脑对客观现实的间接、概括反映。侦探来到案发现场,看到距受害人尸首5米远的灌木丛上挂有几缕毛线,这就是观察,一种高级的知觉。侦探认出这与在另一案发现场受害人用手撕扯下来的几缕毛线相同,这便是再认,属于记忆的一个环节。这立即让侦探想到,两场命案极有可能是同一个凶手所为,凶手所穿(用)毛衣(制品)是侦破案件的重要线索,这里侦探运用的便是思维。

福尔摩斯是如何探案的插图1

间接性和概括性是思维过程的两个重要特征。简单来说,间接性是指人们凭借已知去推测未知。比如:考古学家根据几片化石、一些陶罐、半幅壁画等推断墓主人所处的朝代;古生物学家根据生物化石及地质特点,推知当时生物生存状态,甚至是物种进化规律,等等。思维的概括性有两层意思:一是抓住同一类事物的共同本质,例如,哺乳、胎生、恒温是哺乳动物的本质特征,而是否会飞翔或游泳,生活在地上还是地下就不是哺乳动物的共同本质;二是总结出事物之间的联系和关系,例如,中国古人看到月亮周边有模糊不清的光晕,天就会刮风,看到墙根的青苔潮湿,不久就会下雨,因此总结出了“月晕而风,础润而雨”的气象规律。

 

因此,思维可以让我们知道实际上没有看到的东西,可以发现科学规律,还可以借助思维来解决各种各样的问题,运用思维去发明创造。一代又一代人思维成果累积起来,造就了辉煌的人类文明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